sohu_logo

草原英雄斯日古楞:一个被摔大的蒙古“跤王”

  访谈开始前,斯日古楞说:“我不太会聊天,有什么问题你就问我教练吧!”我笑着和他说:“很简单的,随便聊什么都行!也不拘于非是摔跤不可。”他笑笑,没有再说什么。然而,当聊天真的开始,才发现这个蒙古族的男人所言的“不会聊天”竟然是如此“货真价实”……

  如果问题可以用四句来表示,那么他的回答大约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虽然每一次,他都会给人一个歉意而腼腆的笑,开始时,真是觉得不适应,但渐渐地,便会觉得也许这就是蒙古族男人特有的性格吧!

  还未曾有机会走入那片“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但电视镜头里、文字图片里记录的内蒙都是个苍凉、辽阔、质朴而热情的地方,那里的人,有着苍穹一般宽广的胸襟,马头琴一样悠扬的歌喉,烈日一般好客的热情,草原一样生生不息的力量……而斯日古楞就像腾格尔那首《蒙古人》中所唱的那样,憨厚的外表下是一颗热烈而倔强的心。

  在大部分都市人意识中都属于绝对“冷门”的摔跤,却是草原上每个男孩子必会的本领,“布赫”是摔跤的蒙语发音,很有力量感的一个词。“我们草原那边最小的那达慕也是有摔跤,摔跤在我们蒙古族理解里面,是显示男子汉的智慧和力量的项目,摔跤好的人,脑子非常聪明,力量非常大,好像草原上的雄鹰,所以我们草原上的男人不会骑马、不会摔跤,恐怕找个对象都很困难。”斯日古楞的教练红伟的一番话说明了摔跤在马背民族那里深沉而永恒的魅力,斯日古楞也是从小就在草甸子“摔爬滚打”,也许是天赋的能力,很快,他就从“总是被摔”变成了“甩别人的概率比较大”,十四岁那年,比赛中的斯日古楞一下子入了教练红伟的眼,这一来就是将近现在的十三年。

  场下的斯日古楞看起来非常平和、腼腆,乃至于有些羞涩,说起话来带着马背民族特有的耿直和简洁,可就是这个看起来像“猫”的斯日古楞上了跤场却变成了百兽之王的“虎”。“他心特别细,训练上特别爱动脑子,所以付出得多,提高得也快,比赛中的他跟平时是两码事,特别的冷静,特别的凶残。”教练的评价很难让人把那个形象与眼前这个不爱说话的大男孩联系起来,不过,也恰恰是这种反差让斯日古楞在胜败一线之间的跤场上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突破。

  都说少数民族能歌善舞,斯日古楞也不例外,“他长调唱得好着呢!”教练一句话泄了底,原来这个赛场上的“猛虎”还有着如此不同寻常的一面,我忽然想起了腾格尔,他那悠远、高亢的声音也远不是他的容貌所能表明的,也许当斯日古楞圆了自己的奥运金牌梦的时候,人们能够听到他那纯正而优美的蒙古族长调。

  忽然想起了《射雕英雄传》中的一个情节,为了和长春真人的一个赌注远赴蒙古的江南七怪历尽艰险才找到了小郭靖,然而,在其他孩子的伶俐对比下,不爱说话的郭靖看起来甚至有些傻头傻脑,正当众人失望的时候,南希人说了一句最简练无比的话--孩子,很好!而郭靖日后的成就也印证了当日“四师傅”的判断,也许,在那片辽阔草原上成长的生命,都有着大象无形的“大智慧”与“大成就”吧!(思来)

(责任编辑:斯汤达)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历届亚运回顾

多哈中国军团